长沙市儿童医院误诊,医院保安暴打患儿家属 请有正义感的人士 帮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地方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17
摘要:麓山国际实验学校向建军老师两岁半的儿子,一个多月前因疑似手足口病到湖南省儿童医院进行诊疗,不料想由于医院一错再错的治疗,该医院把一个入院时天真活泼、

  麓山国际实验学校向建军老师两岁半的儿子,一个多月前因疑似手足口病到湖南省儿童医院进行诊疗,不料想由于医院一错再错的治疗,该医院把一个入院时天真活泼、人见人爱的小孩变成了丧失智力的癫痫患儿,真是令人伤心欲绝。

  10月26日下午我(麓山国际实验学校教师、校工会委员胡光华老师)和黎明老师到医院探望病人。三点半左右向老师、向老师堂哥、向老师姨妹一起到医院院长办公室与院方协商下一步治疗办法,我和黎明老师在楼下等待,过了大概五分钟,我对黎明老师说:“我上去看看,建军平常不太爱说话。”于是我就上三楼到了院长办公室。我到院长办公室时,值班的领导(副院长)正在听向老师陈述情况,之后,这位领导问:“现在你们把你们的要求提出来,医院才好办。”

  向老师提要求说:“希望院方把几家大医院的有关专家请来,给小孩会诊”这位领导说:“这应该与医务部联系。”于是我们请求他把医务部的相关领导叫来与我们联系。这位领导二话没说,立即拨打电话与人联系,我们还听到他在电话里说:“这是你们医务部的事,你们应该来人。”好像是医务部的某领导不在家。他又拨打了其他人电话,听口气是找医务部的其他人。这位领导打完电话后,向老师继续与他交流,大概过了三分钟,来了几个医院的保安,当时站在门口的向老师的堂哥就说:“我们和领导协商事情,叫来保安干什么?”那保安圆瞪双眼,指着向老师堂哥鼻子,“你来干什么?找死哦!”向老师堂哥说:“要打人呀,有王法不咯?”几句口角后,几个保安就把他围住,拳打脚踢,嘴里高叫;“打死你这杂种!”向老师和他的姨妹过去救人也同遭毒打。我立即在院长办公室拨打110报警。办公室里这位领导站在办公室,任凭事态发展,好像这种局面在他的意料之中。打完报警电话,我走出办公室,不知道哪里来了这么多保安,这些恶徒在院长办公室楼道里肆意殴打向老师和他的堂哥,只见向老师的堂哥嘴角流血卷缩在楼梯口的墙边,还在遭暴徒踢打,向老师勾着头、弯着腰,被几个人夹着殴打。

  接着这伙暴徒推着、打着向老师兄弟下楼梯。于是我立即乘电梯到一楼去接警察。到4:10(我报警时间15:52),我接到警官(电话号码:13874954090)的电话,他告诉我还要迟一点才能到。我的天啊,向老师他俩已经被他们不停地打了近20分钟了,铁坨都打成铁条了。接下来,我的恶梦开始了。接完电话,我立即往楼上跑,并大喊“110到了,警察就到了。”想吓唬吓唬这些歹徒。果然,当我跑到二楼楼道时,撞见向老师兄弟在我身边逃过。

  我立即转身下楼,但被跟着下楼的几个医院保安抓住,一会儿从后面来了一个人,举着一根手指受了点伤的手走过来,对我拳打脚踢,用拳头打我的脑袋,嘴里高叫:“把刀子拿出来。”我说:“我是老师,我没带刀,我也没和你们打。”他们把我从楼梯上一路推打而下,我的腰、肚、背、腿、头、肩、手,身体的每个部位几乎都挨了打。他们简直丧失了人性,丧尽天良。当到底楼时,他们把我一推,我便重重的摔倒在地板上。我有高血压,我拼命的用手护住头。更惨无人道的在后面,他们把我从地板上拖起来,又是一顿踢打,还有一根警棒打了我的头,我用手护着头,我的手(大拇指根部)被打肿打青。我已无力挣扎,恐惧、无奈,我只是不停的呼叫:“我是老师,我是老师,…”老师,在这帮恶徒眼里成了最好的练手的沙袋!(也许我喊:我是黑社会的,你们给我住手。他们就住手了。)接着他们把我拖进电梯,我高喊救命。在电梯里他们不停打我的头,打我耳光,我的嘴被打出了血,我只是下意识用手护着头。到了保安部,那简直到了魔窟,到了地狱。一进门就是一顿拳脚,我只是护着头,任他们打。之后,那个手上有伤的对我说:“你把那两个人叫来,叫不来,你就死在这里。”其实他们最清楚,在院长办公室楼我自始至终没和他们冲突。他们对我这样一位教师施暴,完全是暴虐成性!

  我只好拨打向老师的电话与他联系。安全部里还有两个年级稍大的人坐着,一个靠墙坐着,一言不发,另一个坐在办公桌边,还有一个穿保安制服的人。我打完电话了,坐在办公桌边的人问我话,具体问些什么我记不太清了,反正他问一句,我就答一句,但我一回答,就被手上有伤的打一拳,那个问话的人可能担心出大问题,也可能动了恻隐之心,站起来制止手上有伤的打人。现在想起来头皮都发麻。我看着他,他盯着我说:“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打你是不?你不要出声,问你问题,对就点头,不对就摇头,就不打你”。还记得那手上有伤的站到我身边,把耳贴近我的头,说听我发声没有。…我的精神已完全崩溃。后来一些具体的事我现在记不起来了。后来警察来了,警察打了我的电话,我们和警察一起去了派出所。从我在院长办公楼被打,到110警察到来,我被他们殴打、恐吓、侮辱整整二十分钟。后来,我人晃晃忽忽的,全身痛疼,不知道要干什么,也不知怎样到家的。

  后来才听岳父母说,当时见到我,样子很可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到晚上快十点,我才稍稍清醒,向老师打来电话,才去附三检查身体,向学校彭云主任汇报情况。梦魇般的二十分钟,梦魇般的经历。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身体被毒打,精神被摧残,尊严被损毁,人格被践踏。我相信,人间自有正道。呼吁社会、政府、法律、有正义感的人士,帮助我们讨回公道,严惩凶手。

责任编辑:地方新闻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15-2017 天津市第五中学 版权所有 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本站邮箱:yaazaa@126.com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