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趋势 • 正文

歧义、颠倒黑白、无签名、假印章,如此裁判书让我无语!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地方新闻网

   歧义、颠倒黑白、无签名、假印章,如此裁判书让我无语!
  (本文以纯法律、纯审判规则的视角进行条分缕析)

  最高人民法院: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江西省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江西省南昌铁路运输法院:
  本文通告并请求全球华人、华裔监督:

  一、题目释明
  (一)、歧义,指以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审判长叶青、人民陪审员丁洪发、人民陪审员吴小文、法官助理龚翼、书记员张玉茹为组合的审判小团队,其送达给我的(2018)赣7101行赔初24号、(2018)赣7101行初1131号、(2018)赣7101行初1132号三个行政裁定书中,在“经审理查明”一章中,均故意使用容易产生理解偏差的语句玩耍原告、欺骗二审合议庭,比如:
  (2018)赣7101行初1132号裁定书中写:“经审理查明,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实施强拆省一建公司围墙、房屋、车棚以及原告房屋后窗的证据。”
  一开始,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我未向法院提供任何证据。
  审判长叶青和自称南铁中院监察室负责人的陈权均告诉我:我的语文没学好,理解错了,该段话的含义是:我向法院提交了一系列的照片、公告、通知、文件等书证,但这些证据不能证明这些强拆行为是被告实施的。
  他们两人如果不解释,含二审合议庭在内,全世界人民都会跟我一样去理解。
  (二)、颠倒黑白,指裁定书的“本院认为”一章中故意认定事实错误,比如(2018)赣7101行初1132号裁定书中写:“本案中,因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实施强拆原告单位省一建公司围墙、房屋、车棚以及原告房屋后窗的行政行为,被诉行政行为不存在,故原告的起诉无事实根据,不符合起诉条件。”
  我的反驳意见如下:
  1、根据叶青和书记员张玉茹共同签名出具给我的《收条》,2018年12月12日,我向叶青提交了一封题目为《请求、提醒及已实施的行政行为》的信,信中写:强拆现场至今保持完好,请求合议庭或主审法官前来考察并制作现场笔录,合议庭可邀请法院监察室主任、被告、原告一并到场。来往车费可由我来支付。开庭前某天我打过电话询问,叶青说:“我需要与合议庭其他人员商议。”开庭当日我刚在开庭笔录上签完名就询问,叶青说:“被告律师对你提供的三十三张照片的真实性、合法性表示认同,所以,不需要看现场并制作现场笔录。”但三份裁定书中均歪曲事实,采信“所诉房屋至今完好无损”、“所诉行政行为不存在”,叶青的以上行为属于追究范围,依据是《人民法院审判人员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办法(试行)》第九条:依职权应当对影响案件主要事实认定的证据进行鉴定、勘验、查询、核对,或者应当采取证据保全措施而故意不进行,导致裁判错误的。依据是《人民法院审判人员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办法(试行)》第十四条: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错误裁判的。因过失导致裁判错误,造成严重后果的。
  因为被告提供的五张我家卧室正面的照片不能证明“所诉房屋至今完好无损”、“所诉行政行为不存在”,因为我家卧室正面确实完好无损,但后墙和后窗遭到了强拆和破坏,我单位30米左右的围墙、两间水泥现浇房、25米左右的车棚遭到了强拆和摧毁,我的两家农房邻居和至少十几个村庄的农房被集体强拆、抹平了,倾倒了五百立方米左右的房屋拆迁垃圾在我单位围墙内,堆了两层楼那么高,彻底埋没了我家的后窗,每当下雨时,雨水顺着缝隙流进室内,以致壁橱里的衣服都长白毛了,裁定书中居然采信“所诉房屋至今完好无损”、“所诉行政行为不存在”!
  我以起诉状、照片、法庭调查期间的发言的方式向合议庭反复出示、宣示了,这些现场至今保持完好,根据《行政诉讼法》第33条,书证、视听资料、当事人的陈述都是证据。
  叶青说:“你已经提交上诉材料了,这些错误让上诉法院来纠正吧,在上诉法院未做决定之前,我不能做出任何事情。”(备注:什么话,您可以决定并组织合议庭复议呀!)
  2、作为一审的原告,我的诉讼权利一项也没得到保障,法院就此转入上诉程序等于承认了这些假文书的法律效力,这对我很不公平并很不利。
  3、我担心二审法院不开庭,仅作书面审查,“真被告”或“假被告”如法炮制,再伪造一份落款假印章的假裁判书再通过某位法院工作人员给我,我连上诉人的滋味都没品尝,二审就结束了。
  4、法官助理龚翼、书记员张玉茹等人挟裹审判长叶青默认“被告”为适格被告,张玉茹变造了庭审笔录和《简易庭审程序确认书》,审判长叶青当我面承认没有核对两位陪审员的工作证,三份裁定书他是根据合议庭的评议结果而写作的,暗示他其实不认同由少数服从多数而产生的评议结果,但以上经过变造和加工的案卷材料对我很不利,二审合议庭说不定不辨真假,稀里糊涂就给蒙蔽了。
  5、同时,叶青也存在歪曲事实和故意枉法的行为。
  6、我建议审判长叶青按照以下《人民陪审员法》第23条第2项的规定办理。但他面拒了我给予他的戴罪立功的建议和第二次开庭的建议。
  7、《人民陪审员法》第23条:人民陪审员同合议庭其他组成人员意见分歧的,应当将其意见写入笔录。合议庭组成人员意见有重大分歧的,人民陪审员或者法官可以要求合议庭将案件提请院长决定是否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
  8、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第2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的实施意见》第12、13、1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第16、17条,我通过发表文章喊话、上传纪检监察平台、发电子邮件等多种方法请求南昌铁路运输法院行政庭娄庭长及院长对合议庭的评议意见和制作的裁判文书进行审核并回复我审核意见,但他们至今无任何回应,为此,我很忧虑和惧怕二审重复一审的故事。
  
  9、变相剥夺原告举证权
  审判长叶青与被告代理人串通、合谋,使用障眼法,变相剥夺原告举证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开展行政诉讼简易程序试点工作的通知{法〔2010〕446号}中写:“法庭调查和辩论可以围绕主要争议问题进行,庭审环节可以适当简化或者合并。”这句话的意思中,没说可以省略举证环节。审判长叶青说:为了减少证据传递环节,被告代理人直接从其手机中逐一查看并质证。即:叶青根本就没让我举证。他如果干脆让她看我手机中的照片还说得过去。我的全部证据的原件正分门别类地摆在桌上(可查录像),当我还在期待举证时,开庭已经快速掠过辩论、最后陈述、直奔结束。”
  (备注:如果叶青不知道她手机中有什么,那就荒唐得很,因为您都不知道她手机中有什么,您让她看什么?您如果知道她手机中有什么,说明你们事先串通过,目的就是为了省略原告举证的环节!)
  叶青说:“她要求我这么做的。”(备注:您是审判长,您怎么可以听她指挥呢?!)
  3、现场破坏的严重程度只有挖掘机能够制造得出
  (1)、有人以挖掘机抓斗为工具,运输了五百立方米左右(30x5.5x3.0=495)的房屋拆迁垃圾倒进围墙内,堆了二层楼那么高,完全埋没了我家的后窗。这些房屋拆迁垃圾边角锋锐、形状不一、大小不一、重量不一,除了以挖掘机抓斗为工具,其他方法无法能够办到。
  (2)、围墙是那种很长、很宽、很重的大岩石,除了以挖掘机抓斗或以挖掘机钻头为工具,其他方法无法能够将长约三十米、高约两米、厚约一尺半的围墙弄倒塌。
  (3)、两间水泥现浇房更牢固,除了以挖掘机抓斗或以挖掘机钻头为工具,其他方法无法能够将其摧毁。
  (4)、木窗紧贴内墙面,距离外墙面有半尺左右;挖掘机的抓斗在放下斗中的物体时,物体是垂直下落的,根本不可能对木窗产生巨大的、斜面的冲击力,从而把木窗左下角从外往里挤出墙体;而且,我发现,掩埋物与窗面之间存在大量间隙,只有一处接触,这个接触点的木窗上的钢筋没有丝毫向里弯曲;站在室内观察,右侧竖立的窗框的正中有一根木隼,木隼中有一根钢筋,钢筋贯穿木隼并埋入了右边墙体,这根钢筋的直径有1厘米左右,木隼破裂,钢筋暴露并从外往里弯曲,足见从外往里的这股力量很大;根据以上特点和日常生活常识,我判定:挖掘机换上直径半尺的钻头后,对准我家后窗的左下角故意钻了一下,我家木窗左下角才会从外往里挤出墙体!备注:被钻的点位,人站室外时称木窗左下角,人站室内时称木窗右下角。注意:木窗的其它三个角没有被挤出墙体。注意:钻一下发生在掩埋之前。
  (5)、被埋的平房和车棚现在还有残留物裸露在外,这就是最直接的证据,现在还可以随时来观看、考证!
  (6)、挖掘机的驾驶员我认识并有过多篇发表文章中记述的对话和其它情节,他说过是村里请他来的,我可与他对质并指认他,他是一个活着的人证。
  (7)、《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办理黄剑平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提到的杨雪兰,她是我的1楼邻居,她是一个活着的人证。大院内的其他几十户“钉子户”成员也是一个个活着的人证。
  (8)、以上事实和证据形成了一条完整无缺的证据链,完全能够证明强拆和破坏是挖掘机造成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吻合,再结合以下两个情况,可以证明以上强拆行为和堆埋行为是被告做出的行政行为。
  4、顺带强拆的基本事实
  2018年3月5日至15日,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集征办(集体土地上房屋和土地征收办公室)以自备挖掘机(同时具备钻探功能),对我家背后的一栋民房进行拆除,这栋民房的旁边是一大块用围墙围起来的空地,这块空地来源于一年多以前另一栋民房的拆除。
  我家位于南昌市东湖区青山南路下沙沟8号,我家的居所属于江西省第一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的宿舍楼,我家在1楼拥有两间住房。距离宿舍楼三、四米的地方有一条围墙,围墙高约二、三米,围墙是用大岩石砌成的,围墙的历史与宿舍楼一样悠久,它们见证了几十年的风雨和春秋。围墙是省一建公司地域与两栋民房地域的分界线。
  拆除工作有三、五天的时间足够了,但隆隆的机械声整整响彻了十一天。3月15日16时左右,我专门找到操作挖掘机的年轻人,他大概23岁左右的样子,我很费劲地登上拆除垃圾堆成的小山,忍不住怒斥:“我刚才上楼看了一下,你挖断并掩埋了三十米左右的围墙和平房,今天砸坏并掩埋了我家的窗户,窗户下半截被挤出了墙体,谁请你来的?谁指令你干的?”
  小青年很心虚、很害怕,他说:“村里请我来的,今天没有砸坏你家的窗户,我们已经工作十多天了,我去向村里汇报。”
  他可能害怕我打他,动作麻利地溜下小山,我追到宿舍操场,他坐在电动自行车上,正想开溜,何建华的老婆(我的1楼邻居)对着他喊叫:“你还不把锹还给我?”他说:“锹在那里,我会还给你。”我说:“你把村干部叫来,我在这里等,我算怕你,赶紧把围墙里的拆除物清出去,把围墙砌起来,”不待我说完,他发动电动车,慌里慌张地溜走了。我等了几个小时,他没再回来。
  5:被告负责人(黄际财主任)当众扬言
  2018年7月30日下午,黄际财主任说自己是营级军队干部专业,江西省省委民声通道的负责人是他当连长时的副指导员(意思是有了这层人脉关系,我的相关投诉,省委民声通道受理了也能撤下)。他当众扬言:他要拖一车泥土倒在我家门口!(完全封堵我家的大门进出,而不是偷偷摸摸地破坏我家的后窗、利用拆迁杂碎掩埋我家的后窗。)
  (三)、无签名,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法释〔2002〕25号)
  第十五条:裁判文书一般由审判长或者承办法官制作。但是审判长或者承办法官的评议意见与合议庭评议结论或者审判委员会的决定有明显分歧的,也可以由其他合议庭成员制作裁判文书。对制作的裁判文书,合议庭成员应当共同审核,确认无误后签名。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法发〔2015〕13号}
  6.审判长作为承办法官的,由审判长最后签署。审判组织的法官依次签署完毕后,裁判文书即可印发。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法释〔2002〕25号)第六条的(六)、(七)项:审判长的职责包含制作裁判文书,审核合议庭其他成员制作的裁判文书;依照规定权限签发法律文书。
  综合以上法条的明文规定,制作裁判文书是非常重要、严谨的事情,合议庭组成人员全部签名完毕才能印发,所以,裁判文书上必须要有合议庭组成人员的全部签名。
  但是,《南昌铁路运输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赣7101行初1130号}上只有审判长汤明华、审判员曾艾雪、审判员王荣光的署名,没有其手写签名,而且,曾艾雪的真实身份是行政审判庭的副庭长,不是立案庭的审判员。
  (2018)赣7101行赔初24号、(2018)赣7101行初1131号、(2018)赣7101行初1132号三份行政裁定书上只有审判长叶青、人民陪审员丁洪发、人民陪审员吴小文的署名,没有其手写签名。
  (四)、假印章,指:
  1、《南昌铁路运输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赣7101行初1130号}(见附件1)上加盖的公章是假公章,因为国徽图案印章中的国徽由五星、天安门、稻麦、齿轮、大红丝结五种实物组成,这枚假公章上没有大红丝结。从该印章的颜色、光泽判断,该印章是实物公章加盖出的印痕,我至少五次当面询问掌管法院公章的办公室主任黄伟:“这份裁定书上的印章是您亲手加盖的吗?”黄伟要么说:“到时候我会告诉你。”要么笑而不语。
  假裁定书是立案庭汤明华庭长亲手、当面、在其办公室送达给我的。
  2019年2月2日14时28分左右,汤明华庭长、石春芳(立案庭审判员)、胡黄刚(书记员)三人均在汤明华庭长办公室,我向他们展示(2018)赣7101行初1130号的裁定书上加盖的公章,这枚印章中没有大红丝结在齿轮中间横穿而过,我指给他看:另一枚电子印章上有大红丝结在齿轮中间横穿而过。我问汤明华庭长:“这份裁定书是谁给你的?”汤明华庭长说:“书记员。”他马上又补充说:“不是胡黄刚。”我说:“立案庭还有第二个书记员吗?”没人回答。我问:“这上面的印章是黄伟(办公室主任)亲手加盖的吗?”汤明华庭长说:“不是。”我说:“实物印章就是由黄伟掌管,除了他,还能有谁?”汤明华庭长说:“办公室还有其他人员。”我说:“其他人员不掌管公章啊。”汤明华庭长烦躁地、没好气地说:“你不要问了,反正这个事情我负责。”
  2、其他法律文书上的印章的大小、光泽、颜色均有天壤之别
  (1)、2019年1月25日上午,我对法官助理龚翼说:“三份裁定书上的法院印章与您以前寄给我的几份法律文书上的法院印章大小吻合,立案庭给我的三份立案通知书上的印章与书记员张玉茹寄给我的两份法律文书上的法院印章大小吻合,但前者比后者多出一个月牙(注意:不是多出一圈,而是叠在一起逆光看多出一个月牙,这个月牙还蛮大。)(立案庭的书记员胡黄刚曾经向我和法院办公室主任黄伟解释说:这种情况是电脑分辨力有大小造成的,他的说法明确不成立,因为按照他的说法,要放大或缩小也是整体放大或缩小,多出一个月牙说明是局部放大。)以立案庭的公章尺寸作为法院公章的标准尺寸,后者与立案庭公章的外沿吻合,前者比立案庭公章的外沿多出一个月牙,故:前者是假的!即:你寄给我的法律文书上的印章和三份裁定书上的印章都是假的?它们是谁给你的?”
  龚翼说:“我自己打印的。”我说:“你办公室也没见有打印机呀?”龚翼说:“我到打印室去打印的。”我说:“她(或他)会让你打印吗?”龚翼说:“会,谁的案子谁打印?”(备注:你连合议庭成员都不是,怎么会是你的案子?)
  我说:“打印前有审判长、(合议庭其他组成人员)、主管院长的签名(批准)吗?”我瞄了一眼审判长叶青,他一脸严肃,也正在竖起耳朵听。龚翼说:“这是我们内部的程序问题,你没有权利问。”我说:“我是当事人,现在涉及到造假,我怎么没有权利问?”龚翼的声音拔高了很多,说:“你就是没有权利问,我可以不回答你!”我说:“我也就是问问,你不回答,我就视为你没有取得任何领导的签名同意。”龚翼说:“随便。”
  (备注一:如果她取得了领导们的签名,她会理直气壮地说取得了,她如此色厉内荏、先声夺人地规避回答,恰恰说明她没有取得任何领导的签名同意。)
  (备注二:很明确,龚翼说了谎或替别人背书,因为三份裁定书上的法院印章与她以前寄给我的几份法律文书上的法院印章都是假的,比别的印章大出一个月牙,说明这些文书她都不是在法院打印室制作的,而是在外面伪造的或者别人(比如副庭长曾艾雪或被告阵营中人)伪造后再给她的。)
  (备注三:所有法律文书上的印章的颜色分成了多种。)
  (备注四:所有法律文书上的印章的光泽分成了两种:反光和不反光。反光的有:1、落款时间为二0一八年十月十九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举证通知书》){(2018)赣7101行初1131-1132号}。2、落款时间为二0一八年十月十九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合议庭组成人员及书记员通知书》){(2018)赣7101行初1131-1132号}。3、落款时间为2018年10月16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受理通知书》){(2018)赣7101行初1131号}。4、落款时间为2018年10月16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受理通知书》){(2018)赣7101行初1132号}。5、落款时间为2018年10月25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受理通知书》){(2018)赣7101行赔初24号}。6、落款时间为二0一八年十月三十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举证通知书》){(2018)赣7101行赔初24号}。7、落款时间为二0一八年十月三十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合议庭组成人员及书记员通知书》){(2018)赣7101行赔初24号}。
  不反光的有:1、落款时间为二0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赣7101行初1131号}。2、落款时间为二0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赣7101行初1132号}。3、落款时间为二0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赣7101行赔初24号}。4、落款时间为二0一八年十月十六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赣7101行初1130号}。5、落款时间为二0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法庭纪律告知书》{(2018)赣7101行初1131-1132、行赔初24号}。6、落款时间为二0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合并审理通知书》。7、落款时间为二0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传票》。8、落款时间为二0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合议庭组成人员及书记员通知书》。9、落款时间为2018年9月21日、题目为《南昌铁路运输法院补正材料通知书》。10、落款时间为2018年9月28日、题目为《提交起诉材料清单》(之一)。11、落款时间为2018年9月28日、题目为《提交起诉材料清单》(之二)。12、落款时间为2018年9月28日、题目为《提交起诉材料清单》(之三)。13、落款时间为2018年10月19日、题目为《提交起诉材料清单》。)
  
  二、陈权主任哑口无言
  2019年2月2日10时30分左右至14时24分左右,我与自称南昌市监察委派驻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监察室主任陈权在一楼法官接谈室面谈了将近4个小时。谈论的内容涵盖已经发表的《我对南铁法院龚翼等人违法责任的认定和举报》的全部内容,天花板东北角有一个摄像头,它应该记录了全过程。我向他提交全套71份书证,但他只挑选了其中大部分的书证带走,剩余的书证他认为不需要。
  监察室陈权主任当我的面使用自己的手机给好几个人打电话,询问印章有大小的事情查得怎么样?对方说:法院的实物印章是很早制作的,它比电子印章确实要大一点。
  我说:“现在的问题是电子印章也分成了两组,一组大,一组小,而且是局部地大出一个月牙,不是大出一个规范的圆圈。”陈主任听完当即哑口无言。
  我把《南昌铁路运输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赣7101行初1130号}(见附件1)上加盖的公章展示给监察室陈权主任看,这枚印章中没有大红丝结在齿轮中间横穿而过,我指给他看:另一枚电子印章上有大红丝结在齿轮中间横穿而过。监察室陈权主任没做任何置评,他应该看懂了。否则,他会提出异议。
  监察室陈权主任至少三次提请我去向公安报案,而且是报刑案。我心想:你查你的,他查他的,你们可以信息共享,可以交流、合作,可别互相推诿呵。
  三、恳请法院积极回应
  近期,我陆续发表了《南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报案信五封(有后记)》、《陈权假冒、履行监察室主任职责且满嘴跑火车!》、《五假荟萃:假被告、假应诉、假开庭、假文书、假印章!》、《法院施展各种手段造假,无一不让人拍案叫绝!》、《国徽图案印章,没大红丝结,这枚法院印章是假的!》、《南昌:汤庭长向我送达加盖假公章的法院文书!》、《国殇:假文书泛滥让法律的功效尽失!》、《书记员变造庭审笔录、审判长歪曲事实,法院中邪了吗?》、《变造庭审笔录、陪审员身份不明、委托书不合格!》、《伪造印章、程序混串、开庭笔录中有三次虚假记录!》、《一个狂生破碎的法治梦》、《依法请求南铁法院合议庭复议的申请书》、《很累,跪请南铁法院纪检监察部门处理!》、《南铁法院行政庭副庭长曾艾雪违法证据线索》、《我已完成对龚翼等人违法责任的论证》、《我对南铁法院龚翼等人违法责任的认定和举报》、《南铁法五假荟萃:假被告、假应诉、假开庭、假文书、假印章!院叶青:我的担心、忧惧与建议(有后记)》、《再三违反基本审判规则,哀求监察室监督!》、《新鲜:被告不适格、开庭无效、被告架空法院!》、《荒唐:简易程序与普通程序混串,悖论多多!》、《此致南铁法院监察室的举报信及转交报告!》等21篇文章,文中罗列了以审判长叶青、人民陪审员丁洪发、人民陪审员吴小文、法官助理龚翼、书记员张玉茹为组合的审判小团队在审理(2018)赣7101行赔初24号、(2018)赣7101行初1131号、(2018)赣7101行初1132号三个行政案件时存在的种种问题,面对广大挑大梁的、口碑很好的媒体的关注,法院应该摆正位置、端正态度、积极回应,以免当事人和群众产生误会和芥蒂。
  四、不认可
  歧义、颠倒黑白、无签名、假印章,这种裁判书,无论从法定格式、还是实体裁判上鉴别,它们的公信力和法律效力我都不认可!
  此致
  敬礼!
  黄剑平
  13207098682、hao13027241181@163.com、
  2019年2月17日。
  后记1:截至2019年2月18日3时00分,凯迪社区(以案说法)已经全文发表了《歧义、无签名、假印章,这种裁判书我不认可!》并至今处于发表状态。
  后记2:截至2019年2月18日3时00分,凯迪社区(以案说法)、西祠胡同(江苏新闻爆料官方平台)、新浪博客“123456789153852”已经全文发表了《歧义、颠倒黑白、无签名、假印章,这种裁判书我不认可!》并至今处于发表状态。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Copyright © 2015-2017 天津市第五中学 版权所有 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本站邮箱:yaaza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