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地产往事 到了必须“跟房地产决裂”的时候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地方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16
摘要:“生态文明建设问题突出。有的对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信访件处置不力,在项目建设中存在未批先建、“跳跃式”上马工程及规避环评等问题;有的传导责任不到位,对

  “生态文明建设问题突出。有的对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信访件处置不力,在项目建设中存在未批先建、“跳跃式”上马工程及规避环评等问题;有的传导责任不到位,对环保工作缺乏有效的统筹协调监督机制;有的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用海管理和海岸带保护亟待加强;有的农村生态文明建设基础薄弱,非法采砂屡禁不止。”

  据说,北京CBD一半的楼都是由这帮“闯海人”盖的。

  但对于海南这个中国最年轻的省份来说,它的青春年华才刚刚开始。

  1993年国家紧缩银根,海南房地产业泡沫开始破灭

  他曾是一名文学青年,当过战地记者,出版过小说集,还到北京电影学院读完了导演专业。为了筹集拍电影的资金,选择“下海”经商。

  万通用这些钱买了金贸区九都别墅共8幢,价格是每平方米3000元,预付500万元,其余1000万通过中亚信托做按揭。之后,他们急于倒卖出去,可是没人要,便在手中呆了两个月。正当他们认为“麻烦快来了”的时候,形势急转。

  做地产几乎是一种宿命,“因为海南当时最吸引人的只有房地产项目”。

  2018年4月13日,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海南将成为我国最大的自贸试验区,这意味着海南自贸港将获得比上海自贸区自由度更大的政策扶持,甚至开启中国从未放开过的博彩行业。

  那个时候,满大街都是买卖房产的人,操着全国各地的口音,凭几张房地产图纸就能卖出金山银山。

  这是全国人民都耳熟能详的故事了,前文中已有介绍。

  吉利老板李书福也有过海南往事。1992年,他带着做电冰箱辛苦赚来的钱,杀向海南房地产,结果“几千万全赔了,人都回不来了”。对于这段经历,他不愿多提。正是这段炒房失败的惨痛经历,他意识到自己只能做实业,这才有了在汽车领域深耕,成功收购沃尔沃、以90亿美元买入奔驰母公司股份并成为最大股东的辉煌现在。

  即便有人在当时成功逃离了海南泡沫,却又栽倒在其他跑道上。

  万通的这个项目赚了300万元,这是这几个人共同的第一桶金。

  受此政策刺激,海南的房地产再次蠢蠢欲动。

  他不断反思和反省,始终在耐心地等待机会。经过这么多年的卧薪尝胆,冼笃信的人生开始反弹。

  正是这项不经意之间分散风险的投资,帮他从海南的房地产泡沫中幸存下来。

  在改革开放40周年、建省30周年、新一轮深化改革开放的时间节点,面对“自由贸易试验区”如此的政策利好,海南到了必须要改变依托房地产增长的经济模式,否则产业结构调整、建立开放的自由贸易港,都无从谈起。

  从1999年开始,用了整整7年的时间,海南省处置积压房地产的工作才基本结束。截至2006年10月,全省累计处置闲置建设用23353.87公顷,占闲置总量的98.17%,处置积压商品房444.82万平方米,占积压总量的97.6%。

  当时的海南更像是一所速成学校,一个大熔炉,数十万热血青年经过在那里的锤炼和摔打,完成了市场经济的洗礼。海南成就了一大批像“万通六兄弟”这样充满智慧、敢于挑战传统的市场经济领袖,很多闯海者成为民营企业的领军人物。

  冯仑和前同事易小迪,从南德过来的王功权、刘军、王启富一起几个人东拼西凑凑了3万元,作为注册公司的前期费用,新公司叫海南农业高技术联合开发投资公司,这就是万通的前身。(1993年通过产权改革,变为万通集团公司,冯仑任董事长。)注册完公司,他们兜里只剩几百元钱。半年后,潘石屹加入。后来被称为“万通六兄弟”的团队集结成型。

  好景不长,1993年中央政府宏观调控后,股票雪崩,海南泡沫破裂。戴志康不但赔光了利润,还搭上了6000万元本金,输了一亿多,赔得差不多快破产了。

  作为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海南岛当时就像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行情000997,诊股)一样,因为特区之“特”,吸引了数十万热血青年从天南海北来到这里。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他们与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几次人口迁徙潮一样,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闯海人”。

  经济整顿一开始,海南房地产热浪就应声而落,数千家开发商卷款逃离,遗留下大量荒芜的土地和空置商品房,遍地都是烂尾楼。

  他们没有把这些钱分了,也没有配好车。万通用这些钱做了几件事:为员工买房子并进行培训,然后继续在海口、三亚炒地皮。

  虽然成功从海南脱身,但却深深影响到他后来的做事风格:保守,不敢冒进。

  现在的海南,早已不是历史上的海南,那个孤悬海外的瘴疠之地,罪臣贬官的流放之所。

  冼笃信的手中还有项目,还有土地,以及作为海南本地人的关系网。他的人生下半场正在重启,还可以重来。

  冼笃信,一个吃不饱饭的海南农村孩子,从小就不安分,倒卖过木材,做过粉条生意,贩卖过沉香,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赚钱的脚步。

  出生于海南的冼笃信,则堪称另一个版本的传奇。他从极致的山顶巅峰跌落谷底,靠着旁人难以企及的韧性,卧薪尝胆,触底反弹。

  80年代,他通过海南岛上大热的“汽车贸易生意”,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赚了100万元,完成了自己的原始积累。

  在对海南的第二轮巡视中,巡视组指出的问题就有:

  2

  2007年,经典集团董事长张宝全拿下三亚海棠湾的一块土地,开发中国第一座七星级酒店。2008年初,张宝全再次拿下三亚湾的一块土地,建造了三亚湾红树林度假酒店,客房总量超过5000间。

  大型房地产公司在海南跑马圈地的背后,存在着违法填海造地、严重破坏生态环境、违规调整和侵蚀海岸线、过度依赖地产开发等乱象。

  作为土生土长的海南人,冼笃信深入参与了海南的整个房地产泡沫过程。凭借自己当地的关系网,与金融结构和当地政府绑定在一起,用赚来的钱在海南四处买地,最多的时候,他手里握着约5000亩土地,当时总市值超过10亿元。

  潘石屹早在2001年就重返海南。他的SOHO中国在博鳌镇获得1000亩土地,用于建造高档休闲别墅,启动了名为“博鳌蓝色海岸”的项目。

  冯仑第一次踏上海南岛是1987年12月。当时,他是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小组办公室成员,来海南岛只是调研,“顺便来看一看”。虽然当时环境荒凉,但是岛上年轻人的希望和热情感染了他,冯仑动心了。1988年,冯仑受命来海南组建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并任常务副所长。

  海南地产泡沫的另一个遗产就是:全海南房地产公司倒闭一万多家,占全国0.6%总人口的海南省,留下了占全国10%的积压商品房。全省“烂尾楼”高达600多栋、1600多万平方米,闲置土地18834公顷,积压资金800亿元,仅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坏账就高达300亿元。

  经历了上个世纪末泡沫破裂的惨痛教训,以及近年来的跌宕起伏之后,房地产已经成为海南发展过程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共3页: 上一页

123下一页

责任编辑:地方新闻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15-2017 天津市第五中学 版权所有 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本站邮箱:yaazaa@126.com  

电脑版 | 移动版